觉晓

1998年,遇见这个世界。
来世间,走一遭,要潇洒的活,自在的走。

一个私生粉的自白

01

最初只是单纯的喜欢屏幕上这个人,为他所创造的角色折服。

从前演过的戏,接受的采访,参加的活动都不遗漏,不错过每一帧从前的他。

喜欢与日俱增,无趣的生活因着偶像的存在的鲜活。每天超话签到,是不可或缺的仪式感,加入粉丝群,和姐妹们一起分享偶像的从前与未来,get同款,买相关代言。

偶像发微博第一时间转发,可惜总无法抢到前排,对每次总能抢到前排对姐妹们羡慕不已,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被哥哥翻牌呀。

追星很快乐,可渐渐的想要的更多,不再满足屏幕前那个触不到的形象。

02

哥哥终于来自己所在的城市做活动了。决定去接机,机场很多哥哥的粉丝。

哥哥出来的时候,觉得很不真实,不敢相信屏幕里的那个人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拼了命的往前挤,推搡间似乎踩到人了,可哥哥近在咫尺,伸手可以触摸的距离,便无暇顾及别的事了。

哥哥有点不舒服,粉丝围在他身边,连周遭空气都少了几分。只是狂热的气氛在群体间传染,大家争先恐后,为着这稍纵即逝的亲近机会,让这一刻的心疼随着尖叫声消逝。

摸到哥哥的手了,好开心。

03

哥哥对粉丝总是很温和,他说感谢我们一直陪伴着他。哥哥,你这么好,我们当然会一直爱你的。好想再见到你啊。

哥哥又去拍戏了。每天还是一遍遍刷着微博,可是哥哥始终没有营业。

千辛万苦,辗转托人买到了哥哥用过的杯子,穿过的衣服。拥有它们,就好像哥哥在身边。可是还是不够,要看到真实的哥哥才行。

04

有人在卖哥哥的行程单。开始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可真的好想好想见到哥哥呀,他是不是忘记他的粉丝了。

哥哥在剧组拍戏的样子很迷人,如太阳一般散发着光芒。可是剧组的工作人员很烦人,每一次,每一次都阻挠着不让靠近哥哥。

05

哥哥坐车离开了,可还没要到签名呢。一定要追上哥哥。为什么哥哥不停下来,哥哥停下来吧,你的粉丝在这呢。

两车相撞的时候,剧烈的碰撞声几乎刺破耳膜。

车停下了,哥哥也下来了,终于亲眼见到哥哥了。

可是哥哥的手怎么流血了,看向那双眼,有戒备,有后怕,甚至有厌恶。

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明明最初爱的是屏幕里那人演戏时眼底绽放的光彩,那光芒灼人,才叫人义无反顾的喜爱。可是光熄灭了。是自己害的那光熄灭了吗?

警察来了,心里开始慌乱,最初只是因为喜爱,可是不自觉这份喜爱变质了。

06

想起了少年时养过的一只仓鼠,毛茸茸的,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萌萌的,一眼便喜欢上了。

最初小仓鼠安稳的呆在玻璃柜里,隔着玻璃看着小松鼠窜来窜去便觉得十分满足。

可是小仓鼠真的好可爱。情不自禁把它从玻璃柜里抓出来,捧在手上,揉搓那一团柔顺的白毛。

小仓鼠一直在挣扎,可还是不想放手。

这样捧着它 兴冲冲的想跟其他伙伴炫耀,路途中经过一个小水沟,一时不察,小仓鼠挣脱开,却掉入那滩肮脏的水沟里。水淹没了它洁白的身躯。

捞起来的时候,它已经离开了。曾经令人爱不释手的毛毛纠结成脏污的一团。

原来,爱可致死,小的时候没能明白,如今进了警局,幡然醒悟。

07

憧憬太阳盛放的光芒,靠近时,却夺走了它燃烧的氧气。

————

追星是为了变成更好的自己,偏执的喜欢只会酿造伤害。


期末复习开始了,暂时停更两周


陷阱 ‖ 14

《陷阱》拍摄接近尾声,随之而来的记者采访也多了起来。

朱一龙如今风头正劲,白宇也不遑多让。刘导想着干脆借势提前宣传电影,便接受了目前影响力较大的酷讯视频网站采访。

采访主要针对两位主演,工作人员架好了摄影机便让他们就坐。

问题中规中矩,无非问他们各自对于角色的理解,拍摄过程中遇到的趣事,白宇应付自如,朱一龙充当白宇复读机,默契十足。

小连负责这次的采访,朱一龙和白宇两人都是她喜欢很久的演员,这次将他俩凑到一起简直是意外之喜。

只是眼下她很想吐槽,为了两位主演坐的舒服,她们特意准备了一张长沙发。

所以明明那么大的空间龙哥你为啥非往白宇身边挤,是太冷了,一定是的。

还有为什么采访的时候龙哥你全程盯着白宇,如果我没有看错你盯的还是白宇的嘴唇,虽然白宇的嘴唇红艳艳的看起来很好亲的样子,可是麻烦大庭广众之下能不能收敛下你那露骨的眼神,拜托给摄影老师一个正面角度吧,这样后期很难做呀。

相比之下,白宇就显得正常多了,全程直视镜头,认真回答问题,简直是妈妈的乖宝宝没错了。然而小连还是想提醒她家白宇崽崽,身边的朱一龙靠的那么紧你不会不舒服吗,为什么一点抗拒的动作都没有,是已经习惯这样的接触了吗,你们平时究竟有多亲啊。

小连在心里发出“朱白szd”的呐喊,自从看到剧组发生意外那天,朱一龙毫不犹豫飞身救下白宇的视频,她就觉得两人之间有猫腻。好了,现在她可以盖章了。

‘’《陷阱》马上就要杀青了,两位老师有什么话想对对方说的吗?‘’小连按耐住内心激动,装出一副冷静的模样提问。

‘’《陷阱》在我这里永远不会杀青。‘’你在我心里永远不会杀青。

‘’这部戏对我而言是个惊喜,他让我收获了白宇这个好兄弟。‘’它让我拥有了你这个爱人。

‘’我们以后也会是好朋友。‘’我们以后也会是相爱的人。

出乎意料,朱一龙这会抢在白宇之前发言,言有尽而意无穷。他几乎完全忽视了镜头和工作人员的存在,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白宇。

白宇总归还是顾忌镜头,眼神游离,不敢直视。

‘’龙哥在剧组里总让着我,是个特别好的人,如果可以,还想和你再演一部戏。”采访的小连总感觉他俩的话别用深意。

采访告一段落,临走前,小连瞥见白宇十分自然的揽住他龙哥肩膀,朱一龙似乎也早已习惯,亲密无间,与情侣无异。

“龙哥,采访的时候你也太明显了,一直盯着我,得亏我力挽狂澜,不然咱两关系不就暴露了。”

剧组此刻正是夜宵时间,两人躲着众人到空无一人的化妆间里。

“你很害怕我们关系曝光。”朱一龙状似无意的问。

“这事曝光对我们影响多大,龙哥你这不是废话吗。”

但凡他俩是其中有一个是女的,早就直接官宣,还轮到媒体曝光,但现实就是这样残酷,娱乐圈前辈因为这种事而被封杀的前车之鉴还在, 他们不能无所顾忌。

朱一龙听完,神情添了几分阴翳,白宇觉察他龙哥情绪的变化,口袋里掏出一包旺仔qq糖,捡了一颗塞到他龙哥嘴里。

“吃颗糖,嘴里甜了,心里就别不开心了。”

朱一龙猝不及防,下意识咬了嘴里那颗软糖,像仓鼠一般咀嚼了起来,配合上那副还没回神的表情,简直萌翻了。

白宇这个颜控就被煞到了,“也让我尝尝甜不甜呗。”

话落吻上他家龙哥的唇,朱一龙瞬间化被动为主动,右手紧揽白宇腰身,用了巧劲拉进彼此距离。

两人吻的激烈,不知不觉,白宇坐到化妆桌上,朱一龙则站着,低头侵占白宇唇舌空气。

战况正酣,白宇突然听到连续的快门声,他身躯陡然一顿,向身后一瞥,门洞开着。

白宇煞白了脸,示意他龙哥停下。

朱一龙也注意到门口异状,低下头,面露歉意。“对不起,我刚刚忘记锁了。没想到会——”。

平常两人偶尔避开剧组人员来这里小聚,往常都是朱一龙后进,顺手将门锁上。

“是我的错,我不该情不自禁的。”白宇十分懊悔。

他心里晃过无数最糟糕的情况,每一种都让他害怕,他龙哥的事业势必因此重创。

朱一龙则冷静许多,安抚着不安的白宇。他俯下身,双手环住白宇,“别怕,不会有事的。”

化妆间静谧无声,只余两人呼吸声。

白宇知道,风雨欲来。

陷阱 ‖ 13

https://shimo.im/docs/56bfSKtdOmcsOsDJ

走石墨


陷阱 ‖ 12

世事变化再多,也不过是在重复历史而已。

——毛姆

今天的白宇格外安静,没了他龙哥在身边陪着,整个人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前面一场是雨戏,精益求精的他愣是淋了2个小时的雨才算觉得完美。

只是身体扛不住这样整天风吹雨打,日晒雨淋的,终于还是发起了高烧。

刘导自然没有压榨演员的恶形,强压着白宇回酒店休息。

生病的人总是格外希望有人伴在身侧,只是恰巧他龙哥近两天要参加颁奖典礼,今晚刚好是活动正式开始时间,虽然身体疲乏的仿佛下一刻就要栽倒,还是强撑着精神等着看活动重播。这是昨天的重播,他到现在才得空看。

主持人说话间总是格外吊人胃口,每一次白宇以为上场的就是他龙哥,下一秒确总是失望。

‘’下面颁发的是年度最佳男演员,他凭借着精湛的‘’眼技‘’斩获无数影迷朋友,出神入化的演绎叫人惊叹。

十年戏海浮沉,难凉满腔热血。

多年来,秉持着对演戏的热忱,他造就了一个个生动而感人的角色。

今年,他通过对沈巍的精彩演绎,令《陷阱》这部电影大放光彩。

他就是我们的实力派男演员——朱一龙。有请朱一龙上台领奖。‘’

女主持人的语调比先前明显激动了几分,龙哥上台时,更是目不转睛盯着他的脸。白宇酸酸的想,肯定又是龙哥的粉丝。

他家龙哥身着一袭白色西装,恍如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左心口处别着一枚流光溢彩的五角星形胸针,越发衬得他龙哥原本谪仙般的脸更夺人心魄。

容颜摄人,几可杀人。

‘’今年您的成功有目共睹,这次获奖,有什么想要对您的影迷朋友说的。‘’另一个男主持人开口询问,将话筒递上,话音未落,女主持人也送上话筒。

他龙哥下意识拿了男主持人话筒后才发觉另一个话筒存在,一时间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十分不知所措,脸上大写的‘’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有两个话筒,我该拿哪个‘’的懵逼表情。

白宇被他龙哥的反应逗的笑弯了腰。作为一个打进朱一龙粉圈的人,白宇十分了解他家龙哥在粉丝心中的形象,按粉丝的话说,就是‘’朱一龙不会搞笑和我觉得他很好笑有关系吗‘’。

‘’很感谢影迷们对我的认可,作为一个演员,我希望未来的自己能在中国电影影史留下姓名,演员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谢谢。‘’

白宇能感受到他龙哥这番话并非简单的套话,他们两人,之所以能到今日的关系,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彼此都对演戏抱有极高的热爱。

志同道合,便心意相通。

他想,他龙哥这样的人,合该万众瞩目,受人喜爱。

想到这里,白宇不免有些畏惧,害怕他们之间的关系,成为对方演艺道路的绊脚石。

心情黯然,白宇觉得原本因病不甚清醒的头脑更加昏沉了。恰在这时,房间门铃响了。

他晕晕乎乎拖着身子开门,见到来人,诧异不已。前女友不理会他的愣神,径直进房间,白宇还未来得及阻止,对方便已登堂入室。

不知对方意欲何为,白宇干脆以不变应万变。前女友终于开腔。

‘’白宇,你当真要和我分手。‘’女友语气不复之前强势,竟有些示弱的口吻。

’从前我们吵架,你总是以分手作要挟,可我却知道,有些话说出门便不是那么容易收回,所以我从未赌气说过。如今我既然说了,便是认真的。‘’

白宇知道他不能给对方幻想,唯有速战速决。

女友一脸受伤,上前双手环抱他的腰,头依偎在他胸口,语带哽咽。

‘’可我以为你是说假的。我们重新来过好吗?我以后不再赌气了,我们好好的过。‘’

对方哭的厉害,白宇想要安抚对方情绪,也不敢轻举妄动,强硬的拉开。

两人僵持着,然而外人看来,却好像情侣相会,情不自禁的亲近动作,引人误会。

朱一龙风尘仆仆从机场回来,第一时间便是来这里找内心牵挂着的那人,只是,眼下的场景十分刺目,朱一龙心想,自己怎么会重蹈覆辙呢,平白又让白宇在心口上插了一把刀

朱一龙拖着行李,站在门口,压抑着内心的暴虐情绪,清醒的看着那两个依偎着的人。

————

最近天气太冷,手完全不想拿出来打字,于是拖更好几天,实在太过罪恶,今后一定每日更新。

陷阱 ‖ 11

赵云澜趁着沈巍被客户缠身之际,悄悄潜入其公寓,搜寻是否有与前几起命案相关的证据。

公寓摆设简单,一目了然,作为一个单身男人的居所,显得过于干净。不像赵云澜住的地方,脏衣服乱扔一地,连块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沈巍的公寓可以算得上一尘不染。

客厅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赵云澜又往书房查探。乍一看,也没什么疑点,只是直觉一向敏锐的赵云澜发觉沈巍书房墙上一副诡异的装饰画时,不禁停住了脚步。

画是一个男人的自画像,风格是抽象派的,男人的脸部扭曲,五官模糊不清,色彩浓烈如血色。

突然,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上前把画像揭下,果不其然,背后有一个暗藏的把手。

赵云澜拉下把手,旁边的墙应声而开,露出一间密室。

这个沈巍果然有蹊跷。

赵云澜赶忙进入密室追查。密室中央摆放着几个玻璃展台。里面则放置着福尔马林浸泡的器官标本,人体的器官一应俱全。展台的位置连在一起形成六芒星的形状。

赵云澜还未细看,惊觉靠里的一面墙挂满了他的照片。

有他在警队训练的照片,也有他出任务时现场的照片。角度看起来不似偷拍。赵云澜立马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警队有内奸。

他压下心头的不安,迅速搜查了整间密室,却一无所获。这时,不缓不急的脚步声传来。

赵云澜马上反应过来,刚想离开,突然觉得一阵眩晕,他骤然想起,两个小时前他与沈巍虚与委蛇之际在对方办公室喝的那杯茶。

赵云澜不抵药意,身躯不受控制的倒下,意识模糊,昏迷前,他依稀看到沈巍噙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躺在地上的他。

‘’卡。‘’这场戏又是一条过,导演颇为满意。陷阱剧情已经进入高潮,两位主演又恢复先前的默契十足,剧组的进度也拉快许多。

朱一龙伸出那双小胖手,握着对方的手,将白宇从地上拉起来。起身之际,白宇起了坏心思,装作没控制住,整副身躯倒向他龙哥。

本以为朱一龙会避忌周围人眼光,将他推开,熟料那人不管不顾,干脆心安理得的受了他的投怀送抱,将他整个人揽在怀里。

白宇此刻耳朵脖子红成了煮熟的虾,微微挣了一下,果然,某人80kg的臂力并不给他反抗的余地。

‘’龙哥,你注意点,人多眼杂的。‘’白宇小声的抗议朱一龙越收越紧的双臂,可惜威力不大,反倒让对方听出一点撒娇的意味。

‘’你先招惹我的。‘’朱一龙笑意盈盈看着自己怀里那人。好半晌,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对方,手离开的时候,又在白宇的细腰处游走一番,十分藕断丝连,叫旁人看了都要牙酸。

剧组工作人员对此见怪不怪,自从两人和好后,肢体接触越发频繁,动手动脚搂搂抱抱更是常事。剧组里看到其中一人,另一个人肯定就黏在旁边,堪称对方的定位坐标。

下了戏,白宇顺手搂过他家龙哥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样子,大摇大摆的朝他龙哥落脚的酒店房间去,美其名曰对剧本,暗地里和他龙哥做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勾当,他们这些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刚来的小助理搬着一摞剧组资料,好奇的问着旁边摆道具的工作人员刘叔。

‘’宇哥和龙哥怎么每天黏在一起,我就没见他们两分开过,我和我对象热恋那会儿也不见得这么缠绵。‘’

小助理一语道破天机,谙熟内情的刘叔也不好直接点明。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有些人就是一见如故,志同道合。他俩就是那一挂的。你也别多嘴,安分做事,静静看着就行。‘’

刘叔倒是个知晓内情的,毕竟两人平日里的互动,着实超出了知己好友的界限,叫人看穿也不为稀奇。当然,他也没有明说,剩下的就让这个新来的助理自己领会了。

朱一龙白宇两人进入酒店,当下原形毕露,白宇直接上手,熊抱住他家龙哥。

‘’哥哥,可冷死我了,上海这是什么鬼天气,我骨头都冻僵了。‘’

现下是12月份,今天也是大雪纷飞的一天。严寒透彻骨髓,叫人恨不得埋在被窝里不起身。

朱一龙把自己身上那只大宝贝扯下来,执起那人缩在毛衣里冻的通红的双手,看着那双手上的冻疮,不经意的皱起眉头。

他不发一语把这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孩子领到床头坐下,自己去翻行李里面先前准备的药品。

白宇坐在床边,腿不住的晃悠着,没个正形,新奇的看着他家龙哥为他忙上忙下,心想‘’这发不亏,他龙哥还真有贤内助的风范,哈哈哈。‘’

当然,幼稚的白宇只敢把这番话在心里头过过。

朱一龙半蹲在白宇跟前,细致的拿揩了药的棉签涂抹白宇手上的冻疮。检查好没有遗漏的,这才装作一副生气的模样,对着白宇训斥道

‘’你能不能爱惜点自己,天这么冷,放任这冻疮在那里,我要是没注意,你是不是干脆不管了。‘’

下一秒表情立马破功,白宇那小孩憋着笑,直往他身上扑,一时不备,被对方压在地上。

白宇趴在朱一龙身上,俯下身,往朱一龙耳朵呵了一口热气,暧昧的说着‘’哥哥,天这么冷,不如我们做点暖和的事。‘’

朱一龙耳朵瞬间红了起来,连带着整个身体也热了起来。他眸色瞬间幽暗了起来,一个翻身,两人位置颠倒,朱一龙手撑着身下的白宇,一双桃花眼泛起了笑意。

‘’这可是你说的,等会可别求饶。‘’

白宇暗叫不好,他只是想逗下他龙哥,并不想落个腰疼的下场。

只是天不遂人愿,朱一龙已经欺身而上,冰凉的手在白宇颈侧停留了一下,激起皮肤无数细密的小疙瘩,而后往身下而去。

接下来,又是一室翻云覆雨。

上海的天很冷,可有人的心是热的。


陷阱 || 10

遇见你, 是生命的小幸运。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人间又怎会有知足。

你是我的唯一, 让我留在你身边。

——

白宇和朱一龙的酒店房间挨在一起,平日里两人便互相串门,可谓熟门熟路的很。然而此刻白宇在朱一龙房门口踌躇许久,半晌,终于下定决心敲开面前的这扇门。

朱一龙看完白宇发的视频,几乎是迫不及待离开医院,心里有种预知,今晚他和白宇的关系将大有进展。

白宇去医院找朱一龙的时候扑了个空,正担心对方伤没好就出院对病情有所影响之际,朱一龙的信息便来了,这便是他此刻在酒店的原因。

门应声而开,白宇还未说话,一只浑厚的手将他扯进房间,随后门应声而关。柔和的灯光氤氲着房内的气氛,音乐声缭绕在耳际。

朱一龙不发一语,几乎是急切的吻上白宇在灯光映衬下显得愈发红润,勾人采撷的双唇。

轻拢慢捻抹复挑

他又调转了姿势,两人面对面。朱一龙垂下头,望着那人失神的双眸,俯下身去,虔诚吻过白宇额头,鼻尖,嘴边诱人的痣,在那人耳畔低语。

“小白,记住,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们属于彼此。不要再离开我。”

你的眉眼如笑属于我,你的另眼相看属于我,你身侧相伴的位置属于我,若你想逃离我,我将缠住你,禁锢你。

白宇失却言语,只是伸出双手环住对方脖颈,紧拥着感受那人身上炙热的温度。

心绪在此刻的相拥中渐渐平复,内心在这样的相拥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宁,风霜刀剑自身侧而过,可若有对方相伴,就仿佛盔甲着身,无所畏惧。

两人静默,感受这一刻贴近对方的难得片刻,歌声在两人耳际盘绕,从朱一龙丢在茶几上手机传来。

屏幕未暗,画面中,白宇孤身在镜头前,认真郑重的唱着每一首倾诉爱意的歌曲。5个视频,5首歌曲,一颗真挚的心。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我往前飞飞过一片时间海

我们也常在爱情里受伤害

我看着路梦的入口有点窄

我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那一天那一刻那个场景你出现在我生命

从此后从人生重新定义

从我故事里苏醒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你又会在哪里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

人间又如何运行

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

要怎么收藏要怎么拥有

知足的快乐叫我忍受心痛

BABY 你就是我的唯一

两个世界都变形

回去谈何容易

确定你就是我的唯一

独自对着电话说我爱你

我真的爱你

BABY 我已不能多爱你一些

也许会落空

也许会普通

也许这庸庸碌碌的黑白世界你不懂

生命中所有的路口

绝不是尽头

别怕让我留在你身边

都陪你渡过

写了一辆小破车,被屏蔽了,难道要走石墨吗,不是很会弄😂

陷阱 || 09

《陷阱1》的大获全胜,也令第二部的拍摄备受关注,平日里也有相关媒体探班。

如今剧组发生如此大的意外,险些伤及两位主演性命,媒体自是大加报道,朱一龙入院后,更是蜂拥而至,希望探得最新消息。

白宇手里提着来医院之前备好的食物,戴着一顶鸭舌帽,避开医院周围那一大波狗仔和记者,从一个较为隐蔽的通道进去。

朱一龙其实伤势不重,背部被飞溅的吊灯碎片划了几道口子,看着吓人,其实不过皮肉之伤,简单包扎下抹点药,几天的时间就可以恢复如初了。朱一龙觉着既然这样,干脆提早出院好了,省得耽误剧组进度。

幸好白宇拦下了他的想法,坚决不让龙哥这个工作狂提早出院,若是顺了朱一龙的意,原本两三日能好的伤,又得费上些日子才可以痊愈,照样耽误剧组拍摄,刘导一听白宇这解释,一想确实是这个理,何况朱一龙的粉丝战斗力之强,若是让他们知道朱一龙伤没好就投入了拍摄,非得手撕了他这个导演不可。

当下决定给两人都腾出两天的时间,好好把话说开,剧组则先拍其他人的部分。

白宇蹑手蹑脚的来到他龙哥的病房,生怕惊扰可能还在休息的朱一龙。

朱一龙躺在床上,闭目小憩,脑海里走马灯似的回放着吊灯砸向白宇的那一幕,心里满是后怕。

差一点,他就又失去白宇了。

这些日子里,一段梦魇般的记忆始终缠绕在心头,那是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他和白宇因镇魂相遇相知相爱而后相离,他痛恨对方的轻易放手,不守盟誓,却在那人死讯传来时,痛不欲生。那种仿佛天地崩裂的感觉,一直萦绕不散。

而这次的意外,加深了这种恐慌之感,他深怕对方再次离去。

白宇见朱一龙尚未醒来,便放轻了步伐,那人眉眼清俊,闭目时睫毛打成一片扇形的阴影,一脸人畜无害的天使模样,同性格中的强势形成巨大反差。

白宇站在床头注视着他龙哥,颇有些手足无措,这人见他失态灌他入醉,趁人之危行侵犯之事,若要他丝毫不在意,那未免太过虚伪。

可对方也不顾性命救他于险境之中,平日里对他宠溺有加,陪他笑陪他闹,繁重的工作因着有对方的陪伴,也变得不那么难挨。

先前迟钝,不知对方心意,视其为知己好友,其中未尝没有过心动,只是从未考虑过同性之爱的白宇,只将心动视作偶然,如今知晓对方心意,又怎能视而不见?

白宇心思又转了几个弯,想起了和发小之前的一番对话。剧组发生意外后,发小迅速打了个电话确认他是否无恙。交待完,相识多年的发小敏锐识破他言语中暗藏的内心纠葛,单刀直入便问起他烦恼何事。

白宇心想,反正自己也纠结不出个结果,索性让他帮自己出个主意。

白宇支支吾吾的说着。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有个人平时做什么事都让着你,对别人高冷,对你就完全不设防。然后你们有很多聊都聊不完的话,遇见危险的时候那个人本能的第一时间护着你,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会不会心动。”

“我去,你小子走啥狗屎运,摊上这么好一人,还搁我跟前炫耀呢。”不愧是相识多年的好友,一眼就道破了真相。

“如果,对方是男的呢。”白宇索性和盘托出,不做隐瞒了。

发小听完,脱口而出“你说的这人不会是你家龙哥吧。”

白宇没想到对方一语中的,霎时间不知道作何回答。

发小察觉到白宇的停顿,当下便知道自己果真没有猜错。要说他怎么一猜即中,那还真是一言难尽。

大学那会他们寝室几个人带着白宇这个游戏新手打线下赛,这家伙躺赢之后也加入他们游戏阵营。当时他们玩的是dota,等后面他们几个兄弟都换游戏玩了,白宇还对原来那款游戏矢志不渝,后来吃鸡风靡起来,他们又想拖白宇换个游戏,未果。

熟料自从他进了《陷阱2》剧组后,得空之余竟然拉着他龙哥和他们一帮人组队,说好的对原来那款游戏坚贞不移,结果还不是朱一龙说玩吃鸡,这人就屁颠屁颠移情别恋新游戏了。

更别提他们两人打游戏时候那个腻腻歪歪劲了,简直当他们不存在,两人全程黏在一起,好容易捡个装备也不考虑他们这帮兄弟,直接送给他家龙哥。

后面他们说什么都不想和他们两人玩,不然总感觉自己是几百瓦的大灯泡。

这次《陷阱》剧组发生意外,恰巧当时有媒体在现场,拍到当时惊险的一幕,作为白宇的哥们,看到有人这么护着他,突然有种自家养的白菜突然要被别人拱了的感觉。现在看来,朱一龙也挺腹黑的,一步步就把白宇给套路进去了,看他兄弟如今这样,估计也是心动了。发小的心里九曲十八弯。

白宇索性不遮掩了,直接让他发小给他出谋划策。

男人间的友谊,就是那种见了面互相怼几下,激动起来爆个粗话方显真性情的那种,可真到了对方遇到啥要紧事的时候,那也是能不余遗力为对方排忧解难的。

发小也不和白宇贫嘴,认真的问道:“同性恋在娱乐圈并不少见,只是能真情实意陪着对方走接下来的路,这种人很少,这条路很难,你们都是明星,如果到时候不小心曝光了,对你们的事业影响会有多大,你想过没有?”

说罢,不给白宇回答的机会“但有些人就是不可错过,就是非他不可,你自己得看清内心,别辜负对方,也辜负自己。”

回忆到这戛然而止,发小的话让他颇为触动,时至今日,他始终想弄清,自己的动心究竟是一时兴起,还是非他不可。

白宇进来的时候,朱一龙就意识到了,他抛开脑海里纷乱的记忆,从病床上坐起来,眼神正对上白宇的。

白宇原本正认真盯着朱一龙,似乎要从这样的凝视中获得答案,此刻直直的看向那人眼底,是满溢的在乎,原本的踌躇俱化作烟消云散。

“龙~龙哥,你好点了没有。”往日善于炒热气氛,抛话题的白宇呆了好一会才想起了这么一句干巴巴的问候。

朱一龙则反应极快的回了句:“你来了,我就好了。”

对方这话一出口,白宇腹诽“谁说我龙哥不会撩的,瞧他现在这情话,张口就来。”白小宇自愧不如。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虽然确实被撩到了,但自认为钢铁直男的白宇是万万不能表现在脸上的。

朱一龙看着白宇那种无辜的神态,刹那间有股火冒了上来,他一把手勾住白宇的头,将对方扯到身前,吻上那日思夜想的红润嘴唇,细细品尝,攻城略地,强势而不容拒绝,舌头探索每一处角落,引起白宇一阵喘息。

白宇想要推拒,可顾及对方身上有伤,手到中途又垂了下去,只能接受这番交缠。

好半会,朱一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白宇。

“你应该知道的,我想要的从来不是谢谢。”

朱一龙笃定的说着,这人早已打定主意,不给对方逃离的余地。

“如果你不打算回应我,就干脆任我自生自灭,救你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用勉强自己非要过来看望我的。你既然过来了,就该给我个回应,否则我会误会的。”朱一龙停顿了一下,神情颇为苦涩,“误会你喜欢我。”他补上了未完的话。

白宇见不得他龙哥难过,可一时半会他不知作何反应,何况医院人多眼杂,此刻记者又围在外面,实在不是说开的好时机。

他灵机一动,突然开口,“既然这样,龙哥,今晚8点你开微视,看我上传的视频,你想要的答案,我给你。”白宇郑重其事,不敢有丝毫怠慢。

朱一龙见对方神色不似作假,意识到自己的目的即将达到,向来镇定的他也动容几分。

随后,白宇为了避免引起媒体注意,不再久留。

当晚8点,朱一龙点开微视界面,确认自己是否如愿。

 


那些年的青藏高原
2018-12-4【龙哥参加MAHA年度先生盛典】
龙哥:小白,今天我又要去放风了,参加颁奖典礼,你觉得我穿啥好?
小白:嗯~,哥哥,上次我参加GQ颁奖,黑西装白衬衫,我窥屏的时候粉丝都说很霸道总裁,不如你考虑一下,记得不要小白鞋了,不然就不霸总了。
龙哥:哦,小白鞋多好呀,委屈•jpg(๑ó﹏ò๑)
小白:可是我都看腻了,想看不一样的哥哥,٩(๑^o^๑)۶
龙哥:心动•jpg。
好吧,这次换皮鞋(*^ω^*)
上次你那身确实不错,我记得里面那件衬衫好像当时两件包邮我们一起买的,我应该带来剧组了,这次搞一个情侣装😏
小白:嗯嗯,我会等着看直播的
颁奖典礼ing~
小白:哥哥,哥哥你又上热搜了,你好傻呀,#朱一龙抢不到话筒#,这是什么沙雕热搜呀哈哈哈哈
😄
龙哥:我觉得你很危险,如果你继续笑下去的话🙂
见好就收•小白:哦(´-ω-`)
小白:哥哥,你是年度潜力演员,我是年度潜力艺人,颁奖人都是王耀庆老师,我们真是天生一对鸭☺️
一脸宠溺笑•朱一龙:嗯,天生一对。